《植物大战僵尸2》【小说】爆破引发的PVZ故事(36~40)

分享
2013/12/23 15:31 游戏专区
下载 超好玩植物大战僵尸助手
帮你更好玩游戏

声明:转载自《植物大战僵尸2》百度贴吧,原作者:我的米心。

由于原作未完,小编每次更新5章。

第三十六章 堇宁的过去

§·有你们,真好。——堇宁

捷若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米心,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心一紧。

“我检查了一下,发现堇宁比较靠近长枪的刺,而从刺那一端把堇宁从长枪上弄下来几乎不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

“说重点。”我说。

“堇宁,必须和月冰从同一个方向拖拽下来,所以他需要被长枪摩擦的距离更长,可能因此导致伤口恶化或者内部的损伤,直接丧命。”

我的心咯噔一声,跳动停止一般。

他们两个,是为了保护我而挡在我面前的。

所以,是我,害了他们。

可是,我却不能保证他们能够100%的存活下来。

这都是我的错……

“所以,就是说……”

“是的,米心。”她悲哀地点点头,“堇宁,或许……没有机会。”

“月冰呢?”

“可能活过来的几率大一些。”

“但是,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人。”我说。

捷若点点头。

(月冰)

疼痛如同沙暴一样,席卷我的全身。

我看着堇宁的被刺穿的身体,心如刀绞。

如果可能的话,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够代替堇宁,把他的那份痛苦也承受起来——即使会死去。

我发觉力量在迅速流失。这,这就是濒死的感觉吗?

米心死了2次,她是怎样撑过来的?

堇宁,他和我一样,都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而牺牲自己的吗?

堇宁,他的心也在流泪吗?他也在渴望生吗?

在这个时候,有你的陪伴,我不再害怕。

我还有话没有说出口,就这样结束吗?堇,你明白吗,你的好弟弟,给了我最美的幸福。只怕我没有幸运继续享受啊。

近在咫尺,却如永隔天涯。

(米心)

“开始吧。”捷若说。我点点头。

我们释放能量,那根长矛被我们瞬间击飞,脱离二人的身体。他们两个同时吐出一口血,瘫倒。

我迅速跑到月冰面前,捷若则来到堇宁面前。

看着我心爱的妹妹毫无血色的脸,我不禁再次流泪。但救人更要紧,我立刻释放能量。

圣·S花的能量,其实就是经过多步之后,提取出的最最纯净的阳光。阳光,对于植物来说,必不可少,是植物的能量的最初来源,所以阳光自然有治疗和恢复的作用。而圣·S花,是向日葵的一种,这样就有了如此的特别能力。

我和月冰的能量,产生共鸣了。我隐隐约约察觉到月冰的能量在慢慢恢复,心中不免松了一口气,于是我加大力度。

一分钟后,月冰安全了,昏睡过去。

而另一边,形势却不容乐观。

捷若额头上开始出现细小的汗珠,而能量依然在传输。但是,堇宁,脸色越来越差。

我正想去帮助她,被堇拉住。

“她正在专心施法,不能受到干扰,否则,能量会不稳定,堇宁会有危险。”

我无奈地退后几步,为堇宁祈祷。

半小时过去了。

我不免有些不安。堇宁,千万不要有事啊,我妹妹还在等你呢!你不能扔下她不管啊。

这时,捷若咳嗽了几声,有些体力不支了!

我立刻向捷若传导能量,但为时已晚,捷若昏倒在地。

那……

堇宁……

月冰这时醒来了。

看到昏睡的捷若和虚弱的堇宁,她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只能慢慢挪动过去。

她打理着堇宁已经杂乱无章的头发,双眼没有了一切的神采。

(月冰)

看着他,我不免十分难过。

“月冰……”堇宁慢慢说,“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

“不要乱说!你会好起来的!我们都会陪着你!”

“我知道我没救的……”堇宁这时微笑着,“但是……你知道吗……这些天我有多么快乐……谢谢你,月冰……如果还可能……我不想与你再吵架了……那天真的对不起……”

“别这样说!我最喜欢和你……吵架了!”我的泪水倾泄而下。

“呵呵。”堇宁说,“果然……还是这样的你最可爱……”

“堇宁,不要放弃……”我摇晃着他,不断恳求。

“月冰……”他不舍地看着我,“我……”

然后垂下了手。

“堇宁!!!!!!!!”我扑倒在他身上,哭泣起来。

(堇宁)

对不起,我不能陪伴你,月冰。

但是,我一直爱着你,真的。

如果可能,我们两个,真的好想继续。

我隐瞒了一段自己的过去。

我,堇宁,椰子加农炮族。

我和哥哥被传送走,离开战场。

那几天真的很辛酸,大雪纷飞,寒冷的风把我们折磨得惨不忍睹。

我和堇在这里,慢慢行走,几天连续不断的长途跋涉,令我精疲力尽。

我跌倒在地,有些难过地哭起来。

堇走过来,安慰我:“不用担心。很快就会好的。”

我看着他,亲切感令我感到温暖。

结果一个月,我们回到了族长那里。

这,这是怎样的场面啊,无数烧焦的树木和花草,无数已经腐烂的尸体。

“为什么要回来……”族长艰难地走过来。

“战败,了?”堇问。

族长轻轻点点头。

“椰子加农炮族几乎被灭族……几乎所有人都死了……我在最后独自迎战埃德加,结果……”族长叹气。

“……”

“现在,椰子加农炮族,靠你们了。你们,或许是世界上最后两株野生的椰子加农炮了,一定要复仇……”族长倒下去。

难道说,没有挽回的机会?

“堇宁……”堇说,“走吧。”

“……”

“你在想什么?”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打下去?”

“这件事,是我们的责任。”

“是……”

夕阳留下两道狭长的影子。

我明白自己是为了堇而活着。

我明白自己是必死的人。

但我也明白,自己和堇是唯一的希望了。

“我想静一静。”我离开了。

站在悬崖边,我回忆一切。

今夕何夕,青草蓠蓠。

为何要这样活下去?

看着对面的山崖。

今天,我死了。

明天,你们要好好活下去。

我不希望有人成为第二个我或魅。

(米心)

看着月冰和堇宁,我转向堇。

堇一脸悲伤。

我哭起来。

“不要哭,不是你的错……”堇安慰我,但是,眼泪明明也从他眼中流出。

月冰轻轻哭泣着,仿佛世界上所有的悲伤和不幸都发生在她身上。

天空开始飘洒着小雪,一点一点,落在地上,消逝不见。

生命,就如同这样的雪一样,避免不了消亡的命运。

月冰轻轻为堇宁唱起一首歌。

那种场面,让我想起堇为我唱的那首歌……为了爱情与友情,在生命与生命之间交流与碰撞。

雪慢慢下得大起来。

堇宁,再见。

第三十七章 雨杰的心声

§·我……我……——雨杰

(雨杰)

堇宁死了。

我无缘无故出现对死亡的恐惧。

堇宁……还好吗……

站在悬崖边,狂风打在我的脸上,有些疼痛。

夕阳慢慢落下,世界变得金黄而火红。看着变小了的世界,我叹气。

“等等。”

是……雪魇。

“你在这里做什么?你……跟踪我吗?”

“当然不是。”雪魇说,“我只想知道……堇宁……”

“不准提这个名字!”我大吼,“是你们害死他的!”

“挂了?”雪魇似乎很吃惊。

“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

“就这一件事?”

“……”

我淡淡地说:

“堇宁,这个名字,你们不可以说。这是对他的,侮!辱!”

我是一株高坚果。

那年,我的种子发芽了。

很显然,这种事情在植物界是天天都在发生的,没有什么稀奇的。

然而,族长发现了不对劲。

他尝试着唤醒我,然而,没有反应。

“怎么可能?”他十分惊讶。

我的小芽在风中摇摆,脆弱无比。

他找来圣·S花族的族长。

圣·S花族族长尝试读取我的能量属性。

“这是……什么?”他也有些震惊,“僵尸的能量?不可能啊,我们族不是出现过一个了吗?”

“难道——扩散了?”我的族长问。

“扩散……了?”

在一旁的我大吃一惊。

“是的,也就是说,这个家伙……会和米心一样,无法控制自己啊。”

“那……”

“让他立刻生长完成。”

族长发力,我立刻生长完成。

“我……到底怎么了?”我急不可耐。

“呵呵,听到了啊。”圣·S花族族长微笑着,“办法会很危险的。”

我犹豫着。

“这是你个人的选择,我不能替你决定。”

“让……让我考虑一会儿。”

“当然可以。”他笑了笑。

如果我不接受,坚果族可能直接被灭族,而我也会因为无法控制自己而死去。

如果接受,那么,只有我可能死去。

“好吧,我接受。”

他点点头。

族长决定第二天来。

我独自一人站在空地上,空地旁是一条河流,清澈的水倒映出我的面容,我叹息。

“你好~”

有一个植物过来了。是小猫草。

我的注意力瞬间被他吸引——哇啊啊,萌爆了!

“你好……”我心不在焉。

“有心事吗?”

我看着他,他的表情很纯洁,“应该可以相信吧。”我想。

这样的秘密埋藏在我心底,我当然受不了,情不自禁说了出来。

“这样吗?”他总是微笑着,给人一种照亮心底的阳光。

“……但是,为什么……你总能那样快乐呢?”

“只要满足现状,不奢求其他,就很快乐了啊。”

是吗?

“谢谢你。”

“没什么,倒是你,要小心啊,一定要活着啊,遇到你这样的朋友,我好开心啊。”

我的内心荡起一片涟漪。

第二天。

结束了。

成功了!

“非常好,非常好……”族长微笑着点点头。

我快乐地跑向溪流,希望找到那个小猫草。

但是……找不到……

不会出事吧?我不安地到水生植物经常聚居的池塘边缘。

“你决定要帮助他们?”

“我前几天见到了一个同样是被僵尸元素侵入的高坚果。”他在那里,和他的族长说着什么,“他心地很善良,只是被控制而已。我明白,他们并非坏人。”

“你一去就九死一生啊。”

“我愿意。”

“真的?”

“真的。”

“好的。”他的族长发出魔法,一瞬间,周围被蓝光笼罩,很快,他不见了。

“你看到了?”

族长问。

“是的,究竟发生了什么?”

族长向我解释了所有的事件。

“这样吗?”

我的确很担心那个小猫草,他会不会有危险……

“我也要去!”

族长解释了所有的事。

“那个圣·S花……居然就是‘救世主’?”

“明白那个小猫草为什么要这样决定了吗?”

“明白了……”

既然这样……

“族长,我也去行吗?”

“为什么?”

“因为……”我说,“呵呵……那个小猫草,我真的不放心……”

“好啊。准备好了?”

“好了。”

雪魇没有说什么。

“你知道我们有多么伤心?”我感觉很愤怒,“虽然我和晨晨是朋友……但是,晨晨和堇宁……他们两个之间的友谊又有多么深厚你知道么……”

“……”

“他一直不说,但是我看到了,他当时在角落里,偷偷哭泣你知道么!”我有点哽咽,“你知道失去友情、失去爱情、失去亲情的痛苦吗!”

“……”

“我真的不明白你们的想法!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抓住他的衣领,用力摇晃着。

“放手!”雪魇释放能量,我被他弹飞,在地上滑了几步,在悬崖边缘停下。

“你们为什么这样做!”我依然气愤地大吼。

“我没有义务解释。你最好冷静点,我走了。”

雪魇瞬间消失了。

我面带愠色回到小镇。

为什么雪魇会有这样的反应?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管他呢!对于这种人,就不该给面子。

这时,米心慌慌张张地跑过来。

“有人在旅馆被杀了!”

“不是金鱼或者其它宠物?”

“废话!我没有那么无聊!快来吧!”米心嘟囔着。

第三十八章 特别篇·侦探雨杰?

§·无论怎样缜密的杀人诡计,都会百密一疏,我100%相信这一点。——雨杰

我和米心到了旅馆。

“为什么找我呢?”

“你忘了你帮月冰洗脱误会的那天了?是在太精彩了!”米心笑着。

发生杀人事件还笑得出来……我心里默默地晕……而且,我又不是度娘搜索框,怎么可能帮你解决所有的问题……

不过,既然你亲自找我,我就帮帮你吧!

到了那里了。

“这位就是雨杰吗?”一个很妖娆的女警察走过来,“呜啊,太帅了!”

我瞪了米心一眼——能不能找些正常人!

米心讪笑着:“呵呵呵呵,这位是雨杰,这位是A警部……”

“呵呵呵呵……”我苦笑。

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趴在她的房间的桌子上,她的父母痛哭着。很明显,这位小女孩就是被害者。

“是怎么回事?”我问。

在这里还是叙述被害者家属的话比较好,但是,由于他们泣不成声,说话断断续续,楼主也没有时间输入那么多省略号,所以,雨杰我就转述他们的话吧。

小女孩和父母来这里旅游——这里温泉还是很有名的。

在一家人高高兴兴泡完温泉之后,小女孩去买有些点心和零食。这里有一些盒装酒心巧克力、膨化食品,也有各种各样的饮料以及茶叶包。

小女孩一家人准备去逛街,但是小女孩很累,所以她独自一人在旅馆吃着零食。父母回来之后,小女孩已经……

最有可能的,是食物有下毒。

我建议找医生来鉴定食物的成分——桌上一杯满满的红茶,如果下毒,应该只有这一杯东西。

但结果出乎我的意料——红茶无毒。

怎么回事?不是下毒?

女孩趴在桌子上,永远地沉睡着。不知道她临死时有没有留恋这个世界?我相信一个小女孩不可能做出什么违背道德的事情,是谁那么残忍?

不对,既然小女孩只是趴在桌子上,我一定有什么地方我没有看到。

我把小女孩翻过来,看到胸口处被刺穿的印记。

难道,是被锐器刺杀?

周围没有喷射而出以及四溅的血斑。

如果把凶器插入,拔出时一定会鲜血四溅。然而没有鲜血——按理说,凶器没有被拔出。但是,胸器不翼而飞,找不到。

是什么手法呢?我有点百思不得其了。

我和大家围坐在一个餐桌旁。

我出示了所有可能的证据和线索。

“不会是因为某种量子关系,凶器被传送了?”堇说。

“现代科技没有那么厉害。”我说。

“会不会是用某种尖锐的食物——比如蛋卷冰淇淋的筒尖刺杀,然后凶手吃下凶器?”月冰说。

“还真的有可能啊。据说日本的一位作家还曾写过一篇使用食物为匕首而非下毒的名作呢。不过,我觉得可能性不高——筒尖的话,很脆的。”

“会不会是……冰匕首或干冰匕首?”米心拍了一下桌子——桌子出现裂纹,兴奋地说。

“对啊!真的很可能啊。干冰不可能了,冰还是可能的。”我站起来,“走!”

我仔细观察,在小女孩的衣服上找到几乎消失的水的印记。

果然是吗?真的这么简单?

这时,法医走过来——

“但是,鉴定结果说,是被毒杀。”

什么?

我在屋子里焦躁不安地踱步。

这个时间,还是交给读者好了。凶手会是谁?

大热门——旅店美女老板B。

热门——父母C或D。

中等——警部A。

冷门——侦探雨杰,或米心等人。

“只有这些可能?”米心问。

“不,还有超级大冷门——自杀、意外。”

“这样啊……”米心点点头。

我似乎忘记了什么。

如果这样……啊!知道很可能!

“打扰了。”

“没事。”小女孩的母亲眼圈红红的。

“您买了什么食物?”

“您指……”

“买的个体较小的零食。”

“只有小饼干。”

“几包?一包几个?”

“5包,一包只有5个。”

呵,真贵啊!

“谢谢。”

我查看桌面的零食袋——里面只有四包饼干!

我迅速叫人查看周围的垃圾桶,发现包装!

既然如此……

没错,一定是这样。现在,找凶手吧。

“但是,究竟是什么手法?”米心问。

“呵呵,你自己猜吧。”

“那……凶手?”

“让读者自己想吧,即使猜到了,幕后黑手是谁,读者一样猜不到。”

“难道……你知道?”

“不知道。但我偷偷看了剧本的结尾。”

“是什么?”

“不可泄露。”

我开始寻找凶手。

中毒?呵呵,我看,这个人,一定是医生、药厂或科学研究者。

经过排查,我锁定了目标。

现在,我应当找证物。

我仔仔细细排查所有的地方。

厨房。

“为什么要在水盆里储满水?”我问。

直觉告诉我,有东西隐藏在其中。

我把手伸入水盆里。

冰凉的水触摸着我的手掌,突然,有触感!

我抓住那个东西。

一把玻璃短刀?

怪不得啊。把这样没有杂质的透明物放入水中,当然不会有人直接发现。

我叫法医查看指纹,果然,是这样。

我查询了这个人的资料,令我惊奇无比的是,他,没有动机啊。没有理由。

难道……

“喂,雨杰,有线索吗?”米心问。

我点点头:“当然。”

“是谁?”

“等一会儿吧,我现在揭晓谜底。”

我顿了顿,脱离小说的世界。

“这样的动机,真是……”我感叹。

“怎么了?”

“自杀?”

“不是的。可以否认。”

“那……”

“算了,反正,马上就结束了,来吧。”

旅馆客厅。

所有人排成扇形,围绕着我。

我上前一步。

“各位,”我说,“这件事情,的确很棘手。但是,由我的聪明才智,还是圆满解决了。”

“凶手是谁?”A警部问。

“不要着急哦。我慢慢解释。”我说。

“受害者是中毒身亡。所以,有两种可能——食物有毒或者凶器有毒。”

“所以,从凶器入手的话,你看,验尸结果中,伤口处没有毒药成分,所以,只有第一种成立。”我挥了挥验尸报告。

“但是,红茶没有毒药成分啊。”老板说。

“这就是凶手的高明之处。”我微笑。

“大家都被蒙蔽了。桌面上有红茶,不代表 只有红茶一种食物 的啊。”我说。

“什么?”

“小饼干少了一袋,对不对?”我说。

“没错。”

“毒就在这里。”我说,“这种小饼干,一袋只有五片,在毒药发作之前,小饼干应该早已被吃光了,不会留下。所以,凶手收拾好包装袋,扔掉,造成茶里有毒的假象。而当我们查出茶里无毒时,我们会自然地联想到是被刺杀,偏离调查主线。”

“原来如此啊!”大家恍然大悟。

“那伤口……”

“只是凶手蒙蔽大家的另一种假象。我在厨房发现这个玻璃刀。”我拿出,“很显然,这上面的指纹,与小饼干包装袋上的某个指纹一模一样!”

“但是,如果使用玻璃刀,那么,就应该在拔出时,有飞溅的血迹啊。”米心说。

“对不起,我说错了。这是冰刀。”我不好意思地抓抓头。

“放在水里,应该融化才对啊。”大家很吃惊。

“No!现在是冬天,而且不算太冷,所以温度大约是0℃。在这时,在水中的冰不会融化,水也不会冰冻,也就是冰的温度和水的温度均为0℃,物理名词就是冰水混合物哦。”

“水里有其它的冰,对吗?所以就是0℃。”米心说。

“Bingo!”我微笑。

“凶手是?”

我故作玄虚,停顿几秒。一片沉默。

我迅速甩出我的那柄剑,把小女孩的爸爸突然拍晕!

所有人大吃一惊,米心大吼:“你干什么?”

“凶手就是……他!”我指着已经晕倒的爸爸。

“他!他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小女孩的母亲发疯一样,“为什么背叛我们!”

这种场景和肥皂剧如出一辙啊。我想。

“您不要激动。”我堆出笑容,“让我来解释。”

所有人看着我。

“这位男士……呃……在年幼时因为(省略专业叙述若千字)而在大脑中产生了另一种人格——就是人格分裂症,就像体内有两个灵魂,交替使用同一个躯体一样。”

“这两个人格都深爱着这个小女孩的母亲,但是当然,主人格夺取了这位女士的芳心,和他相爱甚至结婚生子……另一个人格由于无法接受这种背叛,于是产生憎恨,为了复仇,杀掉了他们的女儿。”

一片沉寂。

“没错。”

那个男人突然醒来,但换了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一定是另一个人格吧?

“我的确是这样的,因此杀人。”他淡淡地说

“理解。”我说,“相当理解。”

“那就好。”他微笑,“好了,逮捕我吧。”

第三十九章 破裂

§·爱情真的……永恒吗?——米心

(米心)

小镇已经破烂不堪了。

现在,几乎所有居民开始想着搬家的事宜。

看着我变成这样的家乡,我的内心真的很惆怅。

“我们要不要也离开?”月冰问。

“……”我沉默。

“离开吧。”堇走过来,“今天的小镇,已经不是以前的了。”

“真的需要离开吗……”我不舍。

“没办法啊。”堇安慰我。

我点点头。

现在的小镇,几乎空无一人。我真的很无奈,但是,毕竟,在日日夜夜的提心吊胆中,身边危机四伏,随时可能死掉,谁能忍受呢?

真的只能这样了呢。

第二天。

我们只带上几个背包,就离开了。

“再见。”我在心里默念。

走在漆黑无比的森林里,我们警惕地看着四周景物。如果埃德加偷袭……这时的我们,绝对不能防御。

无数野草野花散发着芳香,点缀着阴暗可怕的道路,让这条路不再过于令人感到恐惧。

“话说我的好多种子都是在这里探险时发现的呢。”我感叹说,“没想到,真的要离开自己最热爱的土地啊。”

“是啊……如果不是在这里,我怎么会遇到你们呢?”雨杰回忆起来。

“我记得那是我还很小,几乎天天到这片森林的边缘去玩呢,大人说里面有僵尸,所以之前一直不敢进来。”堇笑起来,“现在回想,那时的我,真幼稚啊。呵呵。”

大家笑起来。

不知不觉,一整天过去了。

森林的尽头是一片空地——紧贴着悬崖,而另一边,是通往另一个城市的道路。

“我们在这里过夜吧。”我甩下背包。

“这里?”大家大吃一惊。

“你们说呢?想被僵尸或者猛兽袭击吗?”我坏笑着,“哇哦~”

“啊啊啊,不要啊!”月冰吓了一跳,“还是——这里吧……”

于是开始搭建帐篷。

(堇)

天色渐黑。

我实在是无聊透顶,到外面透透气。

凉风吹过我的每一根发丝,让我清醒很多。

我们生的火堆依然没有熄灭,但是,有一个人在旁边静静坐在,时不时发出啜泣的声音。

我凑过去。

火光照着她的脸,泪痕在她的脸上划过,泪水浸湿她身下的土地。

是月冰。

“月冰?怎么了?这么伤心?”

她看看我,勉强地微笑:“是堇啊……没什么……”

“有心事就应该说出来啊,这样闷在心中,会很难受的。”我轻轻拍拍她的后背。

“……”她的眼再次变得水汪汪,突然爆发出来,哭泣中含有无数的幽怨和哀愁。

“堇宁……他这个笨蛋……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挡在我面前!为什么这样抛下我离开!呜呜呜……”

我看着她,心里充满爱怜,但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我把自己伪装得很坚强,很没心没肺……可是,我内心一直在想着那一刻,他的血液溅在我的身上,为了我牺牲自己的那一刻……我知道他是为了我,但是,他知道吗,把我一个人孤独地留在这个世界上,还不如让我和他一起死掉……”

“你知道吗,他早已是我的全部。没有他的世界,是那样灰暗无光……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我和他生命垂危的那时,是我最幸福的时刻……尽管疼痛,但是,我第一次离他那么近……我当时觉得,即使死掉,也没有什么了……可是……可是……”

她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了。

我轻轻搂住她,说:“你知道吗,这就是他对你最真挚的爱啊。是我们最爱,和最爱我们的人啊。我们应该为他们好好活下去……我失去米心的那段时间,我也痛不欲生,我也想过去死,但是,米心曾经微笑着告诉我这些啊。这些就是我活下去的勇气。”

月冰靠着我,看着她,我内心感受到平静。

(米心)

他们两个……在干什么……

月冰靠着堇,堇抚摸在月冰……

难道是……不可能……

我扭头回到帐篷里一言不发。

我要听听堇明天会怎么说。他能怎么解释?

第二天。

我把堇领过来。

“你昨天,和月冰,干什么了?”我冷冰冰地说。

“你什么意思……”

“回答我!你是不是……”

“……你……不可理喻……”堇有些愤怒。

“米心……你怎么会这样……你怀疑我吗?对不对?”堇问。

“请告诉我,你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我重复。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我以为……你是一心一意的……”我哭起来。

其他人走过来,一脸不解。

堇真的背叛我了吗?我不愿相信。可是……昨天他和月冰的背影,真的令我不解和心寒。

“米心,你是怎么了!我以为你会永远相信我的……”堇说。

“……你背叛我。”我突然把镰刀指向他。

其他人也有些明白了。

“米心,你变了……”堇悲伤地说,“你怎么会这样……”

“究竟是谁变了!”我哭着大吼,“你这个家伙!你没有资格说我!”

“你不要盲目猜测和血口喷人!”堇对我怒目而视。

我气愤至顶点,把镰刀架在他的颈部。

“你真的对我没有信任吗?”堇说,“那你杀了我怎么样?”

我犹豫着。

“杀啊!杀啊!”堇逼近过来,我一步步后退。

我的手一软,镰刀掉在地上,发出“叮当”的声音。

“你杀了我啊!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还不杀了我!”堇大吼,靠近我。

“别过来……”我后退。

“米心!等等!”捷若突然喊起来。

但是来不及了,我的脚突然踩空,我开始坠落。

这里是悬崖边缘!

“米心!!”

堇立刻跑过来想要拉住我。

“你放手!”我流着泪,“我不要你救!”

“傻瓜,在这种时候,谁救不都是一样的了?”堇不肯松手。

我哭泣着,心里充满绝望。

所有人惊呆了。过了几秒,月冰喊起来:“救人啊!”然后就冲过来。

但是,为时已晚。我的手指逐渐无力,终于,完全松开。

月冰突然施展魔法,长发伸向我,将我紧紧裹住。

“月冰……”

我依然哭泣着。

真的是我错了吗……

月冰死死拉住她的长发,防止我坠落下去。

但是,月冰很显然撑不住了。

就在晨晨伸出手要拉月冰一把时,月冰突然失去重心。

所有人惊叫起来。

“姐……挺住……”月冰死死攀着岩壁。

“对不起……”我的眼泪倾泄而出。

月冰无力地笑了笑。

她的手很显然已经承受不住了。

下一秒,她的长发带着她和我一起坠了下去。

面前的景物向我们快速扑过来——很显然,我们正在飞速坠落。

就这样结束了?我还没有完成任务,我还没有弄清楚堇究竟做了什么。

如果能够再来一次,我不会怀疑他。我会珍惜这一切。

1000米。

500米。

死神的魔爪正准备割破我们的喉咙。

100米。

“扑通”一声,我重重地坠落,疼痛瞬间袭满全身,似乎有骨骼的断裂声同时奏响。

我不担心这个,但是,月冰,她……

眼前一黑。

(堇)

我跪在悬崖边缘,双手撑住崖壁,向下面看过去。

“米心!!!!!!!!!!!!!!!!!!!!!!!!”

我瞬间崩溃。

我还记得我和她初次见面时,她羞涩而发红的脸。

我还记得她战斗时勇敢的能量。

我还记得她晕倒时依然不失美丽的样子。

我还记得她刚刚因为气愤而眼泪汪汪的双眼。

我还记得她刚刚因为气愤而杂乱、失去光彩的发丝。

为什么现在……

她却消逝了……

我哭了。

平时坚强不屈的我终于哭了。为了,我最爱的人。

(希拉)

我站在悬崖底部的一棵树上,看着那两个人坠落在湍急的河水中。

堇就这么值得她去在乎吗?我摇摇头。

但是,我还有自己的任务。

我整理一下衣装,跟上去。

(月冰)

啊呜……

水淹没我们两个,我挣扎着伸出头。

我拼命抓住一块巨石,拉住米心。

米心似乎昏迷着,没有知觉。

暂时安全了吧?我松口气,爬上岸。

我躺在草地上,大口喘着气。

我这才看到自己身上有无数还在渗出血的伤痕,衣服已经完全被染红。

我轻轻动一下腿,啊,好痛……

我惊异自己究竟是怎样上岸的——我似乎腿部已经骨折。或许是临危时的爆发和对生的渴望。

我艰难地爬到米心旁边,紧握她的手。

“姐,你听得到吗?”我说。

她依然没有反应。

不会是……

“姐,醒一醒啊!”我摇晃着她的手臂。

“不要放弃啊!我已经没有堇宁了,不能再没有你啊!”我忽然呜咽起来,“姐,醒一醒啊!”

米心,是世界上第一位关心我的人。

我是百合花,百合花就是在我出生那一年,被僵尸围剿的。

但是,是米心,她用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告诉我世界还有爱,不是一片黑暗。

我曾经希望,米心可以和我一起,永远永远生活在一起。

但现在,看着她苍白的脸,恐惧蔓延开来。

“米心!姐!求你了!醒过来啊!”我号啕大哭。

(希拉)

(楼主:呵呵,这次……)

我跳下来,走向月冰。

“想让她醒过来?”我说。

月冰抬起头,注视着我。

“醒过来?你是说……她没死?”月冰问。

“没错。”我微笑,“当然,有条件。”

“我要你作为诱饵,让米心……”我说。

“让米心为你们做事……”

“没错。”我说,“至于做什么事,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你能保证救活米心吗?”

“虽然楼主把我设定为反派,但是,我还是很讲信用的。”我微微一笑。

月冰想了想。

“好吧。”

我把法杖对准他们两个。

“那么,你就先受苦一下吧。”

月冰失去了知觉。

“雪魇,我回来了~”

我走进房间。

“这么快啊。”他惊讶地说,“任务这么简单?”

“和两个残疾人,而且有一个已经昏迷,谈话,当然简单。”我不屑的说。

“埃德加的计划是什么?”

“呃……我想一下……对了。没错。首先,谈妥月冰。”

“嗯哼?”

“然后,用月冰作为诱饵,强迫米心。”

“然后?”

“就没有了。”我摊开手,“很简单。但是,埃德加说,效果会不错。我很期待呢。”

(米心)

好痛……

“醒来了?”

我坐起来,看着她。

希拉?

“希拉?!你要干什么?”我警惕地说。

“不要紧张。”她淡淡一笑,“你看你还有伤痕吗?”

我检查身体——真的没有了,而且灵活自如。

“你不可能无缘无故帮我吧。”我问。

“果然啊,很聪明。”希拉冷笑。

她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前面,我觉得似曾相识。

她打开门,里面,墙边,倚靠着奄奄一息的月冰。

月冰用一种渴望生命的眼神看着我。

“你你……你做了什么!”我问。

“你只要为我做事,我就放了她。”

“……”

“我也是为你好哦。”希拉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堇哦。”

“你……胡说什么!”我歇斯底里的大吼。

“我是说实话啊。”希拉无奈地说,“如果不是堇做了那种事,你就不会和他争吵。”

“……”

“而如果你没有和他进行无谓的争论,你就不会和月冰坠入山崖。”

“……住口……”

“而如果你没有坠落下去,你就不会遭受这种苦难。”

我突然惊恐地发现,我的确没有弄清事实。

“总之,总结一句的话,就是:

你根本不知道,堇对你是不是真心。你也不知道堇是不是为了故意害你而将你逼到崖边。”

真的吗……

真的是这样吗……

我内心不知从何处窜出仇恨……

没错……堇或许真的是出Gui……或许真的是想害我死掉……

我一定要弄清楚究竟是为什么!

(希拉)

不错啊,真的上当了?真是幼稚。

我把魔杖拿出来,指向米心。

米心瞬间被黑色的火焰吞噬,几秒之后,火焰散去。

米心眼中放出黑色的光,全身被暗影缭绕,那柄镰刀出现在米心手中。

“呵呵,真是顺利。”我想,“这种控制魔法,就是利用仇恨啊……呵呵呵呵。”

(月冰)

我看到这样的米心,大吃一惊。

“希拉!你……居然利用我做这种事!”我咬牙切齿地说。

“没办法,谁让你IQ低的,没想到居然EQ也这么低。”希拉摇摇头,一脸嘲讽。

我站起来,企图阻止希拉。

“月冰,不作死就不会死。”希拉冷笑。

“你怎么能这么做……”我大吼。

“为什么不能。”希拉突然变得严肃,“为什么不能?为什么不能?只要完成这个任务,我就可以强化自己了。”

“该死的家伙!”我愤怒起来。

“不要逞能。”希拉冷笑,“能量花没有攻击力。”

可恶,利用我。

“你就看着自己的同伴被自己的亲姐姐杀掉好了。”希拉扭头走开。

(堇)

我一个人,孤独地走在森林里。

米心……你等着,我来找你。

其他人对视一下,也都跟上来。

米心对我来说,是那么重要。

是她用乐观坚强唤醒了我,让我的生命重新拥有意义。

和她经历了这么多,我们都明白对方在自己心里的位置。

夜已深。

无数萤火虫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舞着,让夜晚犹如白昼一般。

米心仍然下落不明。

“米心对你,就是那么重要吗?”捷若问。

“你不懂的。”我摇摇头,望向星空,“你在这段时间里沉睡了这么久,不会明白世间的人情冷暖与爱恨情仇,不会明白爱对人们有多么重要。如果没有这些,世界会变得多么枯燥无味。尽管寻找爱的过程是艰苦的,但人们都渴望爱啊。”

“那你得到爱了吗?”捷若问。

“我得到了啊。”我回忆。

多么美好的回忆。我的眼再次被泪光填满。

米心,你还好吗?

前面出现一个人。

我们走过去,想看一下。

而我却阻止他们:“不要去的好。”

“为什么?”晨晨问。

“这个人……我似曾相识,而又有些陌生……”我咽下口水,“难道是……我自己先去看一看。”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她的长发变成冷冰冰的一种蓝色,眼中却是黑暗的光,手中镰刀散发着能量和杀气。

没错,是被黑化的……米心……

“米心……你……”我试图靠近她。

米心冷冰冰地看着我,我感受到寒冷。

“米心……你怎么了……”

米心没有回答,突然,把镰刀指向我,然后向我冲过来。

“暗彝!”我喊一声。

暗彝立刻领会,把他的一把剑抛给我。

米心抡动镰刀,二话不说,直接挥舞向我。

我侧过身,躲避开攻击。

米心双脚抵在树木上,直接冲过来。

我再次躲开。

这次米心似乎发怒了,直接在空气中劈斩,一道蓝光飞速冲向我。

很显然,这种速度,不可能躲得开。我立刻用剑挡下这一击,但是,还是退后几步。

我擅长于植物操纵而非近距离攻击。

“堇,需要帮助吗?”晨晨问。

“不用了……”我直接走向米心。

“米心,你怎么了?”

米心正要攻击我,突然愣住。

“米心,你是还在怨恨我吗?”

米心放下武器,看着我。

“堇这家伙是要干什么?”晨晨不解。

“或许是感化米心?”雨杰摇摇头,“被控制的人……没有那么容易被说服吧……”

“米心,我真的没有做那种事,或许我们只是互相误会而已。”我诚挚地说,“我希望我们可以继续在一起啊。”

米心颤抖了一下。

“还记得我们在河边的那一次吗?你那时真的好萌,依偎在我的怀里,有点像撒娇一样的样子,我真的永远忘不掉。”我说着,也开始抽泣,“还记得那次你和我一起吃面吗?我们两个夹到了同一根面,于是就这样一人咬着面一头,到最后吃掉那根面的时候,真的好温暖好温暖……”

“我还记得你在商店看到HK玩偶时那种眼神,真的很期待呢。”

“我也记得那次我们两个在雨天出去散布,你一不小心摔倒,我迅速托住你,结果我们两个一起倒在地上那一次,真的很幸福,我当时渴望每天都可以这样简单而快乐地爱你。”

……

“米心,原谅我吧。我知道我伤害了你,我恳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哪怕只给我一秒……”

对不起,米心,我不会再伤害你的了。我是真心渴望和你在一起啊。

米心流出眼泪。

“米心,你听懂了……太好了……”我微笑。

突然,米心的眼中放出红光!

“糟糕……堇,快闪开!”捷若大喊。

但是已经晚了。米心瞬间爆发,将我击倒在地。

啊呜……米心……不要……

米心把镰刀指着跌倒的我,砍了下去。我闭上眼睛。

或许,死在情人手里也是种幸福……

“住手!!”捷若突然施展魔法,一个沙漏出现在她手中,无数蓝色光辉围绕着她。

米心尖叫起来,随后瘫倒在地,紧接着,她恢复了正常。

我松了口气。

捷若走过来,将能量输入一部分给米心,米心苏醒过来。

“堇……”米心满脸愧疚,“对不起……我没想到希拉居然这样利用我……”

“是希拉?”堇问。

“是的……等等,月冰……月冰还在希拉那里!”

“米心!”我欣喜地说。

米心走过来,把我拉起来:“对不起啊,月冰。”

“我们先走吧。”

“嗯。”

米心拉着我飞奔出去。

“米心!”堇在外面挥手,旁边是晕倒的希拉。

堇和米心笑着击掌:“我们两个,配合地天衣无缝啊。”

我疑惑地看着他们:“额……你们不是……”

他们两个吃了一惊,立刻背过身去,互不理睬。

“哈,别装了。”我有时觉得,我的这个姐姐真是比我还幼稚,“你们两个已经和好了吧?”

“呵呵。没错啊。”堇看着米心,“还生气吗?”他拉拉米心的手。

“嗯……啊……呵呵。”米心笑起来。

“堇只是安慰我而已,我们两个没有做什么了啦。”我抱歉地说,“没想到,这样也会给你们惹麻烦……对不起。”我说。

“没什么没什么,呵呵,既然这样,我们回去吧。”我笑了笑。

“等一下。”堇说。

(米心)

“呵呵。其实……”堇犹豫着。

“什么?”我问。

堇拿出一张魔法卡。

“这是……”

“这是我向捷若要的哦。”

我看着堇,有些疑惑。堇突然把能量输送给卡片。

卡片……变成了玫瑰花!

“其实,这之前,我已经想好了。”堇羞涩地说,“米心,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惊呆了,看着堇。随后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么……”

月冰看着我们两个,笑起来。

“如果你爱我,就紧紧抱住我吧。”我微笑。

堇也微笑:“好啊。”

堇和我拥抱在一起,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感动,轻轻抽噎。

“堇,谢谢你,我愿意。”

“不要这样了啊,米心。”堇说,“开心一点啊。”

我笑了。

“还是,微笑的你,最美啊。”堇说。

(魅)

“呵呵,他们两个,终于在一起了。”我微笑,“好羡慕啊,我至死都没有男朋友,呵呵。”

堇宁脸上满是忧伤:“可惜,我和月冰……”他叹口气。

“默默守护自己爱的人,也是爱的表现啊。”我说。

堇宁点点头:“或许,我可以为月冰祈祷,希望她平安。”

“可是,就这样死掉吗?”堇宁很是不屈,“我真的好想活下去……我想念月冰的笑容……”

我叹口气。或许,这就是“爱”的悲凉。

第四十章 新起点

§·世界之大,让我们惊奇无比。

站在入口,我的心莫名地颤动。

“到了吗?”晨晨问。

“嗯。”

这座城市,人们匆匆忙忙地行过,如图生命的路人一样。

但是,我们还是引发了很多人的好奇。

难怪啊,一位背着巨大镰刀,一位手持双刀,一位系着长剑,一位长发飘扬,一位能量侧露,一位有可爱的猫耳,还有一位背着装满种子的背包。

“果然太显眼了吗……”晨晨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毛茸茸的耳朵,笑了笑。

我们几个直接找到一家旅店,住下。

第二天。

一切都打理好了。

“是时候了解一下这个城市了吧?话说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堇说。

“没错。”我表示赞成。

我们让晨晨和月冰留在旅馆里,其他人到外面了解情况。

“SP。”我念出来,“这里是什么?”

“Shopping Center吧?”堇说,“商场。”

果然,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没有离开家乡的人就是孤陋寡闻。我自嘲。

沿途各种地方都看了一遍,最后……

“我奇怪于为什么这里的地点都使用英文缩写,全称也行啊,居然是缩写!”我说,“PU,这里又是哪里?”

“Plants University,植物大学。”堇说。

“你怎么知道呢?”我惊讶。

“因为旁边牌子上写着。”堇淡然说。

我们走进去。

“你不是植物学院毕业了吗?”堇问。

“没错啊,但是,植物学院教的东西比较片面,不全面啊。”我说,“进修一下不好吗?而且,我既然是那里毕业的,一定有一定优势,更何况我们有这么多实战经验。”我分析说。

“这样啊。”大家点点头。

但是,很显然不可能报名——新学期已经开始了。

好吧好吧。我沮丧地离开。

我向校门口走出去。

路过篮球场时,一个篮球突然向我砸过来。

我吓了一跳,把镰刀直接迎上去,篮球应声落地,随后变成碎片。

“你好,这是你的球吗?”我喊向场地对面的人。

那个人惊呆了,愣了几秒,点点头。

“下次注意点。”我笑了笑,扬长而去,留下惊慌失措的男生。

我们回到旅馆。

“这个城市真的很奇怪。”堇说。

“为什么?”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的人,要么反应迟钝,要么冷酷无比,”堇说,“会不会有问题?”

经他这么一说,我也意识到这一点。

“在这种城市,我们可活不下去啊。”

月冰说,“现代化城市不符合我们的背景和气质。”

第三天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堇他们都还没有睡醒——现在是2:00,天空还是漆黑一片。

来到这里,总是觉得很压抑。

我总是觉得有无数双眼盯着我,让我没有喘息的机会。

“在干嘛?”

我回头看去。

是杨林!

“你来干什么?换一个地方居然都躲不开你们……”我郁闷地说。

“这不能怪我,谁叫你们有……呵呵。”他笑而不语。

“内奸?”我大吃一惊。

“不对哦,是希拉偷偷在月冰身上植入了跟踪器,你们永远逃不出来哦,呵呵。”

安装了跟踪器……

“你们太卑劣了吧!”

“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要不是你们碍事,谁愿意管你们。”

“但是,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吗?”

“终于切入正题了。”他笑了笑,“我要见捷若。”

“你说见就见吗?”我嘲讽。

突然,捷若出现在我背后。

“米心,这件事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你不要插手了。”捷若走过来,推开我,“不要担心我。”

我疑惑地离开,看了看四周之后,躲在一面墙后,偷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行了,什么事?”捷若问。

“你当时是不是帮助他们几个了?”杨林问。

“说得明确点。”

“是不是救治堇宁了?”他直接说。

(捷若)

“没错。”我点头。

“你……明明知道后果的。”

“我不能见死不救。”我说。

“但是,结果是不仅没有救活,自己也损失一部分能量啊。”

“至少我尽力了,这样也不可惜啊。就算以命换命,这样也值得啊。”

“你还是太善良了。”杨林摇摇头。

我们走到路边,坐下来。

“不过,突然想起来,上次你说的,你的身世,还没有告诉我呢。”我问,“你上次走得太匆忙了。”

“这次就告诉你吧。”杨林说。

(杨林)

作为一株冰瓜投手,我其实很特别。

其它的冰瓜都只是专注地击打僵尸,只有我也在研究一些其它的古怪事情。

比如说,有的时候,我一旦出现,其它植物就会头晕乏力,或者变得癫狂。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这很明显对别人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可是,伤害别人并不是我的本意,我不知道怎样控制这份能力。

族长发现了我的疑惑。

“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族长微笑着看着我,让我觉得很安心。

“是的。”我点头,忧伤地说,“大家因为这个,开始疏远我……但是,我并没有想伤害他们的事情啊。”

“你的种子曾经被一种光线辐射过。”族长说,“的确很奇怪,你被照射过以后,就拥有了这种能力——而且不可控。”

“真的是这样吗……”我感到不可思议。

“不要惊讶。”族长微笑,“人生究竟会发生什么,你我都无法预料。”

“这样吗……”我若有所思,“那……怎么解决?”

“无法解决。”族长说。

“什么?”

“不能解决!那我肿么办?”我焦急地问。

“你有这种特殊能力,或许可以去‘紧急事物司’解决紧急问题。”族长说。

于是,我登记加入了这个奇怪的“官方”组织。

每天解决一些怪异危险的事情,我怀疑自己随时会因此挂掉。

还好,遇到了她,给了我信心。

她是一株圣·S花,每天绝对是快乐的样子,释放阳光,让我的心瞬间变得快乐开朗。

那天,我们执行一个高危任务。

这个任务将我惊出一身冷汗——潜入埃德加组织中偷取情报。

“这次……恐怕有来无回了。”她看着星空,“或许是最后一次观赏这么美丽的夜空了。”

“不要怕。”我用叶子抚摸着她,“我会陪你到最后。”

她报以我一个巨大的微笑。

夜色降临。

我们两个被圣·S花族族长变为人形,偷偷进入埃德加的总部。

总部里阴森寒冷,我们两个走在空旷的大厅里,感到恐惧。

突然,一只巨大的钳子夹住我的身体,将我拉了过去!

我只听到她的尖叫,就昏迷过去。

冷水泼在我身上,我清醒过来。

“真是想寻死吗?”一个女人站在我面前,我的四肢被绑在墙上。

“你是谁?”我问。

“我是埃德加的助手,凯特。”她走到旁边的石阶上,坐下来,“冒这么大的风险来这里,呵呵,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不能说。”我回答。

“真的吗?”

“没错。”

“嘴硬吗?为植物们服务,有什么好吗?”她抽出手枪,把子弹上膛。

“我不可以背叛他们。”我一字一句地说。

“真是忠诚。”她冷笑,放下枪,“看来是可以利用的人。”

“什么意思?”

“如果你肯加入我们,我可以保证你不死,而且,”她冷笑,“不会杀掉那根圣·S花。”

“圣·S花!”我惊讶地问,“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只是‘绑架’而已。”她说,“虽然我对于你们来说是反派,不过,我的信用度,比那些人可要高的多。只有加入我们,她才能活着离开。”

我想起我对她说的话。

“好吧。”我点头。

凯特满意地笑了笑:“好,那么,就做我的助手吧。”

几天后,我在植物族中消失了,没有人知道我的下落,除了被释放的她。

(捷若)

“原来是这样……”我的眼中啜满泪水,“你是为了我才……”

“我没有后悔。”他微笑,“对不起。”

“但是,我们现在是敌人了……”我低下头。

“其实不是。”

“哎?”我疑惑地看着她。

“我会偷偷给你们情报的,不要暴露我哦。”他说,“这次,总算可以坦白所有的过去了。和你谈话也真是一种乐趣。”

“呵呵。”我笑起来,“哪有那么夸张!”

等等,难道是……

糟糕糟糕……我会不会喜欢他了?那……是不是那个欲言又止,的人……岂不是要吃醋?呵呵。

看一看这种比赛,也不错。

(米心)

原来是这样,杨林也有自己那样的苦衷啊。

我悄悄离开了。

天亮了。

我向大家说明了这件事,鸦雀无声。

捷若笑着:“不好吗?”

“当……当然很好。”雨杰笑了笑。

暗彝在旁边,沉默不语,眼中却是显露出,他充满斗志。

下载 超好玩植物大战僵尸助手
帮你更好玩游戏

球球超好玩专稿,转载请注明来自超好玩及作者,并链回本页)

《转发到微信!
超好玩助手家族
活动推荐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7